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小伟的博客

一个大半个农民血统的工人的儿子,一个精神流浪的挣扎中无法生存的低能儿

 
 
 

日志

 
 
关于我

我不是诗人,戴不起这高手的高帽子,我也不是评论家,自己就才疏学浅,我不喜欢洗澡盆里的泡沫,但我喜欢做梦,过“有质”的生活?! QQ:343452744 tel:13474013418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诊断书——读完《罪与法》之后  

2007-10-12 19:55:09|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罪与罚》看完了!我合上了他的最后一页,用手摩挲着他的封面;我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他的存在。我庆幸自己终于看完了他,是在这样的一个疯狂的年代,是在二十一世纪距这部小说的问世已有一百四十年的今天!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伟大的!他那神奇的语言如此震撼着人心,那如梦如幻、身临其境、刻骨铭心的真实,不愧是现代派作家们奉为的鼻祖;这是一种境界,他没有把凛冽的寒风作了他的时尚点缀,而是深深的种在了他的心里,它是高傲的 ,它是君临天下的,它也是孤寂的。他的思想的深刻是让人震惊的,这种深刻足以让这将近一个半世纪的幻想变成活生生的现实,就像是一柄神的权杖重重的砸在我们的身上。那巨大的十字架不该压在“别人”的身上,他就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类自己的身上!

     

    我读完这部小说之后,除了拉斯科尼科夫之外,还有三个人物让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波尔费利,一个精通着心理分析而对拉斯科尼科夫略有好感但却又可以鬼使神差的让他露出马脚的预审官。卡捷琳娜,一位对任何人都抱有幻想最终却一落千丈神经质的死时还唱着歌的索尼娅的母亲。再下来就是斯维利加洛夫,他也是最让我难以忘怀的一个角色。

    他真的是一条“荒淫无耻”的“恶棍”吗?(这是拉斯科尼科夫给他的评判)如果是这样,杜尼亚对于他来说那又算什么呢?当他完全有能力“卑鄙”的 时候,他为什么“松手”了?杜尼亚手里的那把枪,斯维利加洛夫头上的血,以及最后她“没有抗拒”的投怀送抱(请允许我这样说),斯维利加洛夫突然从他“心上挪开”的究竟又是什么呢?(他说这“不单是怕死的重压”)一切都破灭了 !上帝没有给他留下一丝的希望 ,以至于在他自杀之前,那个倾盆大雨的夜晚,他湿淋淋的敲开了那扇门将一万五千银卢布交给他十四岁的未婚妻时,“甚至那不可避免的啊呀和哎呦,询问和惊讶,都不知怎的变得异乎寻常的有节制”“这时他感到由衷的懊恼:他想到那份礼物马上就要被那个最懂事的母亲锁起来归他保管了”。

    这是什么?这就是幻灭,这就是让伟大的现代主义文学产生的幻灭,就是斯维利加洛夫最后一夜那一个又一个做不完的“无法分清现实与幻境”的噩梦,就是他在大雨瓢泼的街头救起的那个五岁小孩,“在那张完全不是孩子的脸上,露出了一幅厚颜无耻的挑逗人的表情;这是淫荡,这是风流女子的脸,......‘怎么,五岁就这了’”!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现代派作家将陀思妥耶夫斯基看成是他们的鼻祖的最真实最自然不过的最符合逻辑的答案了!你们以为现代主义是异想天开的吗?伟大的中国作家么!生吞活剥那是不符合上帝的意愿的。我们已经被上帝注定了我们的命运,我们生活的多么幸福啊!一个真正的作家不是我们要“忍受”艰难困苦,而是你像不像一个活生生的具体的一个人,你的生活已被上帝注定,关键是看你有没有勇气做一个人了!

 

    如果说斯维利加洛夫,上帝残忍的抛弃了他;那么上帝究竟又选中了谁作了他的人子呢?这就是我们小说的主人公拉斯科尼科夫。拉斯科尼科夫把他的自首看成是一种“盲目的命运的判决”,一种“毁灭”,他从他那“平凡”与“不平凡”的伟大理论中推出了这样的一个结果:“‘但是那些人成功了,他们是对的;而我呢,失败了,所以我没有权力迈出这一步。’......他有罪:他失败了,并且自首了。”因而它并没有“认罪服罪”,“他的自尊心深深的受了伤害”;所以“他才用侮慢粗鲁的态度折磨她”折磨那位时常到监狱里看他的索尼亚;他的理论让他觉得索尼娅是在看他的笑话,而不是爱他。他悔恨,“他为什么当时不自杀呢?”他跟斯维利加洛夫进行了一番比较,最后他意识到(也许这更多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的想法)“也许就在那时候,当他站在河边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感到,在他自己的心灵里,在他的信仰里,具有很深的虚假”而这恰恰就回答了我们刚才的一个问题 :斯维利加洛夫从他“心上挪开”的究竟是什么?

    然而,拉斯科尼科夫“他不懂得,这种预感可能正是他一生中未来的转折,他未来的复活,以及他将来对人生新的看法的先兆”。他根本不了解自己,他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天马行空,而对周围的一切却毫不顾及。“当然,在监狱里,在他周围的环境里,有很多事他看不见,也不想完全看见”因为“他看到它们就感到无比厌恶和难以忍受”(注意这是“它们”而不是“他们”,我不知道为翻译过来的小说中是怎样的。)而当这种东西在监狱这样一个环境里变成了一种“互不信任,互相敌意”的时候,他忽然从“波兰人,他们都是政治犯”和“俄国人,一个过去的军官和两个学生”身上“如此深刻,如此热烈”的感觉到了这个“他知道的”“造成这种隔阂的一般原因”。而就在西伯利亚他最终病倒在了监狱里的时候,这既是他人生的最低点,也正是一次凤凰涅磐。就在复活节的那个夜里,他做了一场恶梦“从亚洲的腹地蔓延到欧洲的一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可怕的瘟疫”——“他们惊恐万状,但是彼此都不了解,每个人都认为只有他自己拥有真理,而在看别人的时候又感到非常苦恼,捶着自己的胸膛,哭泣,伤心欲绝”。而就在这场梦魇之后,“温暖晴朗的春天到了”他突然发现她爱上了索尼亚,并且“他甚至首先开口跟他们(犯人们)攀谈起来,他们也和蔼的回答他”。

 

    这就是那一百四十多年前的伟大洞见,的确是极其深刻的!我突然想起了俩千多年前的那部伟大剧作《奥狄浦斯王》。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伟大的,爱是伟大的,它是深刻的,那就是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那就是阿波罗耀眼的光芒,那就是对生活无比热烈的爱!他不是简单的所谓爱情,更不是情爱,这也正是斯维利加洛夫被上帝抛弃的原因。也许这就是那“解冻的河流”,“开化的大地”,就是那条苍凉的大河对岸的草原、牧人与鸟儿。

    谁说冰心是天真的?!是啊,她是天真,但她不幼稚!而可笑的是,好像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人在信奉着那个“平凡”与“不平凡”的“伟大理论”!是时候清点我们人类的文明了!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精神,而不是一座庞然大物的图书大楼。可怜的“亚洲的腹地”,一百四十年前,一个俄国人,一位被病魔与贫困被沙皇的迫害而折磨得俄国人,伟大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给你开出了诊断书!可你看到了吗?!我那可怜的“亚洲的腹地”!

                                                                                                                          2007年10月12日 中午长安康杜村租房中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