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小伟的博客

一个大半个农民血统的工人的儿子,一个精神流浪的挣扎中无法生存的低能儿

 
 
 

日志

 
 
关于我

我不是诗人,戴不起这高手的高帽子,我也不是评论家,自己就才疏学浅,我不喜欢洗澡盆里的泡沫,但我喜欢做梦,过“有质”的生活?! QQ:343452744 tel:13474013418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审 判  

2007-12-29 13:15:22|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炉子里的煤渣儿随时都有可能着火

像你兴奋不已的姿势在眼睛里放光!

弥漫着整个世界的刽子手

已经扒光了你的衣服

你还是没有感觉到有一道寒光

正色迷迷的盯着你的脖子。

 

这是一间宽敞的屋子

雪白的墙壁像外面的天气

“抗议无效”法官说,

于是他就偷偷的溜进了你的房间。

 

作为被告

你并不知道麻雀还活在这个世上,

于是他就向你解释生命存在的意义:

当你在心间烙下了麻雀的影子;

 

他就是宇宙之王

他就是生命最真实的色彩

——血样的苍白!

而麻雀只是我可怜的仆役。

 

于是你就学会了抽烟、喝酒与打牌

打开那扇陈旧的窗户你向全世界宣称:

我诅咒你严肃的面孔

就像我闲置在角落里的炉子。

 

你的椅子就像天上的太阳不停的转动

我已分不清现在是黑夜还是白昼

你虔诚的就像是讲台上的教师

为什么那台电视机就像丑角儿似的斜对着你?

也许他感觉到了有东西溜进来

所以铁青着面孔而不知所措。

 

是的,你的滔滔不绝是在传达上帝的旨意

我渐渐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

但这是一间刮着寒风的房子

我听到了麻雀吱吱喳喳的叫声

可你为什么丢下其他的同类

 

哦 上帝,一切都是幻觉

那只该死的麻雀不是别人,就是我!

我虔诚的就像是讲台上的教师

我的眼睛足以点燃炉子里的那些煤渣儿

唯一的区别是他在笑我在哭。

 

从此我发誓再也不提那该死的生命存在的意义

这所该诅咒的房子就像是滴不出来一滴水的保温瓶

是的,没有一滴

有的只是苍白

电视机铁青着脸正对着龌龊的炉子

所有的人都是他的一部分

没有一滴水可以证明时间的存在

黑夜抢占了白昼还是白昼抢占了黑夜

是他溜了进来还是走了出去

 

炉子里的火着了

电视也开始说话了

一片苍白像一场默无声息的大雪

法官再也不能忍受如此的戏弄

于是他悄悄的离开了上帝的审判席。

           作于2007年12月27日 夜 长安康杜村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