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小伟的博客

一个大半个农民血统的工人的儿子,一个精神流浪的挣扎中无法生存的低能儿

 
 
 

日志

 
 
关于我

我不是诗人,戴不起这高手的高帽子,我也不是评论家,自己就才疏学浅,我不喜欢洗澡盆里的泡沫,但我喜欢做梦,过“有质”的生活?! QQ:343452744 tel:13474013418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毫无意义  

2007-12-21 08:29:17|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的,太阳永远也不会抢夺月亮的地盘

可我仍然要对他发火儿

这是一个冬眠的季节。

我很想做一只青蛙,要不就做一条蛇

可是不行

漫天的纸钱儿藏在一个鬼地方戏弄着你

没有火红的心脏

只有一片走不出去的黑暗

却偏偏要有一丝亮光勾引着你的眼睛。

 

眼睛,是的

因为你,这个世界就有了万紫千红

跟着耳朵与鼻子狼狈为奸

知道了你有一颗装满了大海的心脏。

总有一天他会变成一颗定时炸弹

(书上说人的死亡在于脑细胞的死亡)

一堆蚂蚁

爬满了全身的蜜蜂

这好像发生在那个该死的夏季

上帝依然是那样的悠闲

睡了、起来、睡了、起来......

偶尔顽皮一下

把一罐儿海水浇在陆地上

可人们却像那个赤裸裸的太阳

奋战、奋战......

可这个季节呢?

 

他却庄严的像个上帝!

上帝——多么粗壮的一只大手

“你们要听话......”

顷刻之间,你已为你自己建好了几座现代化的坟场

每只羊都要披上一件宽大的基督徒的道袍

漫天都是那只手,手的影子

压在你的肩上渗进你的肌肤里一句话:

你们都有罪!

 

是的,你还是那只笨猫偶尔变一只老鼠!

该死的脑细胞为什么没有一个按钮?

这是一个奇妙的想法:

我可以穿梭在这一具具活化石的旁边

见证历史

“圣父与圣子合二为一”尤利西斯说

 

还是那弯该死的笑

这是一幅油画

你就藏在他的后面

                               作于2007年12月18日   夜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