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小伟的博客

一个大半个农民血统的工人的儿子,一个精神流浪的挣扎中无法生存的低能儿

 
 
 

日志

 
 
关于我

我不是诗人,戴不起这高手的高帽子,我也不是评论家,自己就才疏学浅,我不喜欢洗澡盆里的泡沫,但我喜欢做梦,过“有质”的生活?! QQ:343452744 tel:13474013418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 汪剑钊:世界的玫瑰  

2007-12-15 08:42:27|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是艺术家的宗教。美以其神秘的诱惑不断刺激起艺术家的宗教情感,驱使其越过理智的阈限,进抵非理性的疯狂。在虔诚的顶礼膜拜下,他们甘心情愿地为维护自己崇高圣洁的信仰而背负起沉重的十字架,默默地承当非常人所能忍受的苦难与磨砺,无条件地献出青春、生命,甚至爱情,作为牺牲供奉在“艺术”的祭坛之上。
    生活就像是米洛岛上的维纳斯,它的美丽总是以有缺憾的形态向我们展露,而充盈的生命力又近乎贪婪地渴望着“完善”这一神迹的降临。古往今来,无数诗人、作家都曾为此而竭尽心智地寻求过接续“断臂”的可能。每一次的尝试都被迫接受了失败的宿命,却又极不甘心地再次出发去寻找和探索。翻开任何一部世界文学史,在遍览了诗人与作家的各种创作经历以后,我们可以发现,他们的内心深处无不隐藏着一个理想的内核。诗人和作家就是以此作为衡量的标准和参照,去揭露和抨击现实中的丑恶、庸俗和虚伪,歌颂人类的美善、高贵和真诚,或者传达个人对宇宙、自然和生命的感受和体验。这一内核本质上就是美在此岸世界的象征显现。据此,我们可以推断,举凡诗人、作家都或多或少地具有在艺术中追求“唯美”的倾向。
    推本溯源,在古代希腊神话的初创阶段,就已出现了对“唯美”的自觉追求。当时神话的类别便有解释的和唯美的两种。解释的神话源于初民对森罗万象的宇宙,如日月的运行,星辰的出没,草木的枯荣,以及山川河海,风雨雷电等诸般自然现象感到惊异和恐惧,力图借助想象力对之作出合理的解释;后来,随着历史的发展与进步,人类不甘心生活在平庸、枯燥和单调的模式中,出自一种与生俱来的求娱乐的快感心理,创造了以“美”为唯一评判标准的神话,它不再期望对宇宙作出解释,更不具有任何实用性目的。后世便将这种唯美的神话作为艺术的发端而加以尊崇。不幸的是,人类在摆脱蒙昧,进入文明的同时,却导致了人性的异化,丧失了诗性的智慧。这就使得“唯美主义”在文艺领域中也受到了压抑,不由自主地变成了一股地下暗流,在“教化文艺”的夹缝里悄悄地流淌。
    在各门类艺术中,诗是最倾向于“唯美”的一种,“诗化”向来被当作“美”的代名词而成为文学艺术孜孜以求的最高境界。在人类通往“美”的朝圣途中,诗人们一直扮演着先知的角色。十九世纪末期,西方社会在极端功利主义的市侩作风支配下,惟利是图、美感迟钝的资产阶级将艺术当作商品进行交易,对美肆意地歪曲、亵渎和蹂躏,由此抽掉了人类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面临这种情势,为了使人类漂泊无定的灵魂重新获得栖居的场所,诗人们再次负担起先知的职责。法国的帕纳斯派首先发难,英国的先拉斐尔派和俄国的“纯艺术”派遥相呼应,使唯美主义的文艺大潮自地底涌向了地面,诗人们高扬“为艺术而艺术”的旗帜,反对充斥在文艺作品中的道德说教和庸俗化、功利化倾向,奋起捍卫艺术的独立性和纯洁性。此后,唯美主义思潮不仅影响了二十世纪欧美各个现代诗派,而且在“五四”时期也影响了我国的新诗创作,其中尤以“新月派”诗人群受惠最多,闻一多、朱湘、徐志摩等人的实验性作品为中国新诗的繁荣作出了特殊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思潮遭到了庸俗功利主义长期以来的曲解,被不加分析地一概斥之为“颓废”、“脱离政治”、“形式主义”而受到贬低和排斥,乃至抨击,得不到应有的评价。这种简单化的粗暴定性产生了不良的后果,迄今为止,唯美主义在我国的文艺界都是一种禁忌和避讳,极少有人敢于理直气壮地声称他是一个美的崇拜者,希望倡导艺术中的唯美主义。针对这种状况,我觉得有必要在此为“唯美主义”作一简短的正名和辩护。
    唯美主义与颓废之间并不存在一种必然的联系。实际上,在其他各种文艺思潮以及所属作家的作品中也时有颓废情调的反映。即以向来被我国理论界和创作界引为正宗主流的现实主义而论,其经典作家,如巴尔扎克、福楼拜、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狄更斯等,都不同程度地曾在他们的作品里流露过悲观、厌世和绝望的情绪。但是,我们并没有听到哪一位评论家就因此指责现实主义文艺思潮的“颓废”。有鉴于此,我们不能把某些作家在奉行其艺术主张的过程中,由于个人的原因而造成的失误和偏差归罪于其所属的文艺思潮或流派。而就本真意义上讲,唯美主义倒是“颓废”的坚决反对者,他们推崇生命力的强壮和旺盛,倡导健康、快乐的人生,祈望人们能艺术地生活,以摆脱现实中的猥琐、鄙俗和病态,在身与心俱臻自由的状态中走向崇高和完善。
    唯美主义也不像人们通常所描述的那样,只是躲进了象牙塔,在里面精雕细镂一些毫无倾向性可言的小玩意儿。事实上,任何文艺作品都不能真正脱离政治,完全取消倾向性。唯美主义的作品也不例外,不同的只是它们的倾向性被表现得更隐蔽、更曲折、更深刻,也更为接近了艺术的本位而已。这就是说,唯美主义不是纯粹的超功利主义或反功利主义,只不过它渺视和不满那种急功近利的做法,而服务于人类最大的功利——美与生活的合一。概而言之,唯美主义作品与政治上的表面疏离的现象,是由于诗人和作家对作品的倾向性巧妙地作了审美化处理的结果。
    唯美主义也不等同于形式主义。形式主义和庸俗功利主义实际上犯了一个类似的错误,它们都只看到了艺术的一个侧面,并将其推上了极端,从而滑向了非艺术的深渊。它们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后者着重的是“内容”,前者注意的是“包装”。唯美主义则注重艺术的整体性,努力在形式与内容的有机结合中创造美。这里尚需加以说明的是,“为艺术而艺术”这一口号必须被置放在艺术的定义域内来理解。在艺术这个独立、自足和自律的系统内,作家和诗人才实践着为艺术(完美的作品)而艺术(运用各式各样的艺术手段)的创作原则。在此层面上,唯美主义部分地重合了形式主义的追求,而从这一重合里,我们自然可以辨别出后者的片面和幼稚,前者的完满和成熟。
    下面我想就诗集的编选工作再作一点说明。我们的筛选原则:立足于诗歌本文,以作品的唯美倾向大小作为取舍的标准。因此,诗集除对倾向于唯美主义思潮的诗人给予充分重视,为他们的作品提供较大的篇幅以外,酌情收入了少量其主要创作倾向属于非唯美主义思潮的诗人的唯美之作(这实际也印证了前述关于真正的诗人和作家都或多或少地具有追求“唯美”的倾向的看法)。
    我们距离“美”或“诗”还很遥远,要进入那一个和平、完善、自由的境界,还需要一代又一代美的崇拜者艰苦卓绝的长途跋涉。但愿我们这一项不完善的工作能为旅行中的人们提供一个小小的路标。

                                                                                                                    1990年4月  宁波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