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小伟的博客

一个大半个农民血统的工人的儿子,一个精神流浪的挣扎中无法生存的低能儿

 
 
 

日志

 
 
关于我

我不是诗人,戴不起这高手的高帽子,我也不是评论家,自己就才疏学浅,我不喜欢洗澡盆里的泡沫,但我喜欢做梦,过“有质”的生活?! QQ:343452744 tel:13474013418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生活,打铃之前  

2007-11-23 08:39:47|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嘻嘻哈哈的人堆儿里,我感到安全

两点十五分的日光灯呆站在那里

大脑发热,他们是产婆的助手

瞧瞧那满面苍白的手术台。

所有的人就像参加盛大的晚宴

没有主人。产婆呢?

就是我的希望

整间房子就是一颗跳动的心脏

 

仅仅是跳动,在黑暗里

没有多少人知道

这就是我的心脏

正在阴暗的角落里吸食鸦片

睡在哪儿算哪儿,没有人知道

那一间间拥挤的心脏

 

假如你丢了那颗心脏该怎么办?

或者他不再跳动(根丢了一样)

丢在这片草丛里,石凳上

肥胖的街市上

碎了一地石头高贵的涌过一辆拖拉机的马路上

像村口的那不起眼的报刊亭

快乐吗?不快乐

 

只有精神病院才会把那巨大的垃圾桶

当床来用。像那两只大狗

这是他们共进午餐的美好时刻

想想伟大的古希腊

那儿还出过伟大的哲学家呢

也只有疯子相信那儿还出过伟大的哲学家

 

旋律古怪的空气永远没有一个主题

就像这来来回回的巷子

用你的鼻子来听,垃圾车在暴怒

谁知道所有的人都在嘟囔着什么?

见过的一张张面孔大部分都是产婆

真恶心!

我又不是受了诅咒的女人

 

热闹的地方并不大,可是安全

无法想象其他的地方

也许我该睡在哪儿让冻结的双手与我同床共枕

跟他一同溶化

“圣父与圣子合二为一 ”                  

            作于2007年11月21日 夜 长安康杜村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