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小伟的博客

一个大半个农民血统的工人的儿子,一个精神流浪的挣扎中无法生存的低能儿

 
 
 

日志

 
 
关于我

我不是诗人,戴不起这高手的高帽子,我也不是评论家,自己就才疏学浅,我不喜欢洗澡盆里的泡沫,但我喜欢做梦,过“有质”的生活?! QQ:343452744 tel:13474013418

[原创] 秦 腔 魂 <一>  

2007-01-07 13:16:36|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腔》终于看完了!很上有什么小说能这样的吸引我。现在真的后悔不早看贾平凹的小说。

    这是我第一次看他的作品!看完之后,突然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玩世不恭而又忧郁而明亮的眼神。也许他的话不多,但是出口必定是切中要害。

    看完了他写的后记,突然觉着自己没有了再写感想的那股劲了。可后来,还是在承诺的压迫下,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在一盏四十瓦的灯光下,坐在窑洞前面的炕上,盖着羊皮褥子,穿着一件皮衣,写了那么一点。也算是自己没白看这部小说吧!

    夜已深!外面只有隐隐的不知什么马达响动的声音。家里,炉火可能已经熄灭了,父亲在那边的炕上已进入了梦乡。只有钟表“嗒、嗒、嗒”的走动声!

                         <一>

    最近正在看贾平凹的小说《秦腔》,虽还没有看完,看了一半已是感慨万千!这是一部有境界,动了真情的,真真切切的描写了这个“混沌”而又“复杂”的世界的好作品!本人自以为比《白鹿原》写的要好!虽说写的不是同一个时代,但是刚刚看过《白鹿原》,略作一下比较,我想也没什么不妥吧!

    正因为作者的“有境界”,他真切的体会到了这个世界“难以言说”,因而他孤独,他压抑,他自我作践,甚或自虐!世界就是一出荒诞的出奇的大戏!于是,我们得过且过的“活着”!

    电影里曾有一部《悲情城市》让人刻骨铭心!这部《秦腔》也可说就是一部“悲情小说”充斥于天地之间。

    小说中,困惑、茫然、无助、孤寂、无奈与宿命犹如一条长而冷的大蛇死死的缠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缠在贾平凹的身上,撕扯着这颗肉长得血腥气的心!于是,我们便与“鼠”共舞,与“狗”同名(突然想起了“悲天悯猫图”正如“来运”最后的一声长啸);“割掉柿树皮让它慢慢的枯死”;看女人的一泡尿,脚窝里长了蒲公英;为女人灵魂出壳;追女人割破了脚板;跪在女人出走的路上放声大哭,割掉自己的...,也能若无其事的迈过门槛。

    世事就像是《秦腔》里唱《拾玉镯》的王老师!虽是名角儿,也经不起岁月的沧桑;当年还有夫妻俩行房因为她而大打出手,而今当事人已感慨道:“我的...呀,你咋老成这熊样了?!”

    而今的人世其实就是一批脱了缰的野马,路过之出,鸡飞狗跳,尘土飞扬!你想拉住它,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二>

    小说所写的,其实也就是一个家族的悲欢离合。只不过,在这个十字路口的年代,转型期的桥头,家族的命运在与时代的扭结中,突然间,顷刻间,分崩离析了!

    作者的眼光是敏锐的。他知道“土地是不会骗人的”,然而诱惑又是从生的;可这一切的一切我们却束手无策。这是这个“阵痛”的年代所无法跳跃的,无法逃避的!我们已不满足于“农家乐”式的生活,更多的欲望撩拨着我们的各个器官,一切的一切都付出了水面。

    夏家的四兄弟是值得我们注意的。仁、义、礼、智,唯独没有“信”!老大夏天仁,在我们小说的开始就已经死了。而夏天礼的死亡是夏家一天不如一天的衰落的起始。小说中有许多的精彩段落,作者的情感也是无比深刻而沉重的,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去作践自己,甚或以“自虐”的方式来达到压抑的宣泄。

    不知为什么,好像是从“夏天礼的死之后”或者是从“夏天义在七里沟讲夏家史”的段落之后,作者有意与读者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比如说金莲的柴火堆被烧的事情,比如说给万宝酒楼些小字报的事情。我读到前者,不知为什么总觉着有一种奇幻的色彩。作者的描写再加上前面白雪早产时的铺垫“我在街上碰着金莲,他让我吃了一把花生”,于是产生了这样的感觉。可后来才知道错了,的确是江茂放得火。读到后者,作者又安排了个赵宏声。说“我”那里不如“马大中”,于是原以为是赵宏声干的,结果错了,是三干的!

    突然想起了电视剧《济公》当中,济公戏弄上吊人的戏。也许作者的确是在跟读者玩了个捉迷藏的游戏。“礼崩乐坏”的时候,怪事的层出不穷,死去的“我”爹与死去的贫协主席的吵闹,死去的大伯的回家等等。只能让我们越发看不到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正如“开元济世”的赵宏声给“我”开的那张药方。有“执念”便是混沌一片,真真假假呀!

    这正如夏风过年前在赵宏声处看县志时所说的“的大安稳,离一切相”!赵宏声对他说:清风街在省城里打工的有几十人“除了在饭馆做饭当服务员外,大多是卖炭呀,捡破烂呀,贩药材呀,工地上当小工呀,还有的谁知道都干了些啥,反正不回来。回来的,不是出了事故用白布裹了尸首,就是缺胳膊少腿儿。”以至于夏天义在自己的坟前感慨道:“我要死了,清风街谁会为我抬棺呢?”也正如中星他爹坚持认为自己会和“昭澄师傅”一样肉身不坏,于是便让人将自己钉在了南沟寺庙后崖顶上的木箱里,结果一个月后臭水流到了崖壁上。

    小说中的“我”与“夏风”是两个很有意思的人物。如果说“我”是作者对土地深深的依恋的话,那么“夏风”就是无法逃脱城市化围剿的宿命!“夏风”是现实的与时俱进的,而且是衣食无忧的。而“我”确是一贫如洗带着妄想不合群的疯子。然而世界的混沌复杂不放过任何一个人,不仅仅是“我”,“夏风”更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他的种种做法,也许我们会认为他真的心“瞎”了,也许我们会认为他“太残忍”了,也许我们就根本无法理解。而作者所省去的这一笔,也许正是作者本人的极其脆弱!夏风的结局是悲剧性的,而且是个“大悲剧”!他没能见到他父亲的最后一面,而且作者对它也是草草收笔。也许这就是一种“于心不忍”,或者说是无法想象、心痛刀绞的逃避,是那吃进肚子里的“罂粟壳”!

    小说最后一句话“从那以后,我就一直盼着夏风回来”。他究竟还能回到这片生养他的土地上来吗?!连作者的心中也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正如他在后记中所说的“我甚至有过这样的念头:如果将来母亲也过世了,我还回故乡吗?!或许不再回去,或许回去的更勤吧。”然而中星爹在他那本杂记本上最后卜卦道:“夏风不再回清风街了。”而我却害怕的头发也竖了起来。在这卜卦里,没有“我”、“夏天智”和“白雪”的名字。“没有说就好,但‘夏风是再也不会清风街了’,那么,白雪也要走吗?我就骂了中星爹:‘你死就死吧,你死前还放什么臭屁!’愤怒着,就下了炕,在尿盆里把杂记本点燃了。”接下去一段便是“白娥勾引了我”。“我是一气儿跑道中星爹的坟上,狠着劲的把木撅往土里钉。”为什么是“白鹅勾引了我”,为什么不是“白雪勾引了我”?突然出来一个奇怪的问题:为什么“我”不能“勾引”白娥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